您的位置: 主页 > 香港抓码王 > 新民晚报数字报-陈子昂之骨

  唐代多诗人,诗人多雅号,如李白为“诗仙”,杜甫为“诗圣”,白居易为“诗魔”,王维为“诗佛”,李贺为“诗鬼”,贾岛为“诗奴”,贺知章为“诗狂”,而初唐诗人陈子昂则被称为“诗骨”。

  陈子昂,字伯玉,梓州(今四川)射洪人。他自幼聪颖,少而任侠,又好经史,20岁入当时最高学府国子监学习,由于他博学多知,敢于直言,文才洋溢,被当时人誉为“雅有相如、子云之风骨”。但因其貌不扬,无人知晓。一次他在街上见有乐工在卖一把胡琴,喊价百万,围者如云。陈子昂毫不犹豫花巨资买下这把胡琴。他说要当众开演奏会,果然引来观者无数,陈子昂说,我是蜀人陈子昂,擅长作诗,已达百篇,却无人赏识,而乐工一奏琴,却引起大家注目,实在令人遗憾。说罢,他当众将胡琴摔破,将其诗文分发给众人。陈子昂两次考试皆落第,至25岁才进士及第。

  陈子昂见识不凡,生性耿直,在论及朝廷大事时直抒己见。当时唐高宗李治病逝于洛阳,陈子昂当即发表了他的见解,他的书论引起了当时执政的武则天的赏识,授麟台正字,后升右拾遗。唐代的右拾遗,类似于谏议大夫,又称谏官,或言官,这个官职很合陈子昂的性格,他议论风发,指点利弊,显示了他独特的见解。

  在垂拱二年与万岁通天元年,从小喜武好侠的陈子昂从军北征,担任军中的管记(即参谋),掌管文书工作。但当时指挥官是武则天的侄子武攸宜,这个武氏公子哥儿,骄横自大,对陈子昂的建议,认为是书生之见,纸上谈兵,而他带领的军队却一败再败。陈子昂几次主动请战,更激怒了武攸宜,将陈子昂贬为军曹。

  陈子昂壮志难酬,报国无门,便忧心忡忡登上了蓟北楼,“感叹乐杰,燕昭之事”,愤慨中写下了《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》,其中一首《燕昭王》写道:“南登碣石馆,遥望黄金台。丘陵尽乔木,昭王安在哉?霸图今已矣,驱马复归来。”

  由于怀才不遇,陈子昂喜欢登台赋诗,以寄情怀,除上述诗歌,他还写了《登泽州城北楼宴》与《登幽州台歌》,后者为千古名篇,其诗曰: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,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。”

  从中可知,陈子昂不仅为人正直,敢于直言,其诗也以风骨见胜,他以深沉悲壮而激荡豪情的格调,一扫齐梁时期绮靡华丽的诗风,在初唐诗坛树立起质朴蕴含深思的诗歌大旗,展示了宏阔的历史背景,他寄兴幽婉又激情奔放,气韵高昂而又刚健沉郁。正如陈子昂在《修竹篇序》中自述:“文章道弊,五百年矣。汉魏风骨,晋宋莫传。”他极力主张诗歌应“骨气端翔,音情顿挫,光英朗练,有金石声。”

  因屡受挫折,38岁的陈子昂请求辞官奉养父亲。他返回故乡后,写诗作文。过了几年,当地县官段简受武三思、武攸宜的指使,便加强对陈子昂罗列罪名。段简闻陈家富裕,便敲诈陈子昂的家人,陈子昂不服,但其家人怕官府追究,只得送了20万缗钱给县令。当时一缗钱即1000文,20万缗钱即2亿文钱,应该说数目是不少的,但县令竟以行贿罪将陈子昂下狱,陈子昂入狱后给自己算了一卦,惊叹地说:“老天不保佑我,我大概要死了。”一气一急,陈子昂当晚突发急病,死于狱中,年仅41岁。当地居民百余人闻之,悲痛万分,自发罢市三日,以此抗议县令段简的卑劣手段。龙湖·彩虹郦城丨96小时马卡龙甜...

http://www.sxwhky.net抓码王,香港抓码王,最新抓码王,正版抓码王,抓码王彩图,抓码王网址300488,抓码王222611,正版抓码王111159,78424抓码王论坛抓码王,正版抓码王,香港抓码王,最新抓码王,抓码王彩图